亲亲小说网 > 军史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:好学不倦

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:好学不倦(第1/3页)

    人力,关系重大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到处招募,匠人们也招募起来,开始让他们向学徒们传授技巧,可依旧……还是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且有的地方,地形过于复杂,对于技术人员而言,也是极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张鹤龄每日都在瞎琢磨着什么。

    连带着他那不成器的兄弟,现在也捧着一部工程力学每日诵读,不懂的地方,便寻人去问。

    银子啊,身家性命都丢在了这上头了,能不上心吗?

    在张家兄弟二人的眼里,这世上就他niang的没有好人,好人都死绝了,上至狗皇帝,下至最寻常的劳力,仿佛都冒着绿光,成日盯着张家,想从张家人的身上撕咬出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张家上下,现在全部都发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学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张口就是承重,地质,造价,还有人力成本,便连张鹤龄,现在也围着那铁疙瘩转,掐着手指头,成日瞎琢磨着。

    两兄弟心心念念的就是赶紧开工,不开工,意味着的就是在空耗着,空耗着是要银子运转的,这铁路越早修通,便越能早些运营,把银子给挣回来。工期耽误的越久,损耗就越大。

    张鹤龄每日都在寻常威,常威这边列出一个个难题,拿着难题,张鹤龄咬牙切齿的出主意。

    家里的人,见张鹤龄如同得了魔怔一般,白日就出去瞎转悠,手里拿着簿子记下许多东西回来,到了夜里也不肯睡,将就着喝半碗粥,剩下的半碗,小心翼翼的收拾下来,接着便开始翻书,到了后半夜,实在饿得受不了了,才将剩下的半碗吃了,如此……只十几日下来,张鹤龄便越消瘦。

    当然,他最看不得别人肥头大耳的样子。

    府里的管事张喜,见老爷如此,心里甚是担忧,他被张家两位老爷拎着学计算,他这个年龄,只晓得打算盘,再高深的算数,哪里学的会。

    何况张家的下人,几乎都是在张家做白工的,自打进了府,就没收到过工钱,当然……大家也不傻,表面上是给张家白出力,可实际上,有了张家家仆的身份,行走在外头,却是威风凛凛,不少人都想倒贴着来卖身投靠。

    在一片宁静里,晨曦的曙光绽露出来,张喜起了,先到了书斋,便见两位老爷一个端坐着看书,而二老爷,却手撑着案牍,打着酣,半梦半醒的时候,舌头便下意识的舔着唇,似乎在梦里,在大快朵颐着什么。

    张喜就上前道:“老爷,天亮了。“

    ”呀?“张鹤龄惊愕的反应过来,而后连忙打起了精神,布满了血丝的眼睛,极不情愿的从书里挪开,这是一本算学院的工程造价学,他正看得入迷呢,此时抬眸起来,有些迷茫,果然看到窗外的曙光,已是透了进来。

    张鹤龄就皱起眉头,却是怒了:”为何不早说?“

    张喜小心翼翼的看着张鹤龄的脸色道:“小人……小人见老爷在书斋里没动静,以为老爷您在此将就睡了,所以不敢来叨扰,是小人的错,小人……“

    ”畜生!“张鹤龄却是更气恼得破口大骂:”天都这样亮了,这灯还没熄,何不早来提醒?“

    他说罢,鼓着腮帮子,忙将案牍上的油灯吹熄了,看了一眼油灯里的油,竟是少了这么多,便不禁拿手痛苦的蒙住自己的眼睛,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延龄被这怒吼声吓醒了,忙是脑袋一摆,正襟危坐,立即捡起案牍上的力学论,擦着眼睛继续看。

    张喜忙给了自己一个清脆的耳刮子:”是,小人万死。只是老爷……您虽是好学不倦,可……身子也要紧啊。“

    ”这是我的事,与你何干?“张鹤龄冷哼。

    ”若是身子垮了,生了病,也是需费银子去治的。“张喜苦口婆心的提醒道。

 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