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小说网 > 军史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四十六章:喜当爹

第六百四十六章:喜当爹(第1/3页)

    次日傍晚。

    王守仁启程了。

    追随王守仁的读书人不少。

    并不是每一个人,都希望学八股金榜题名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总会有一些纯粹的人,他们得到了王守仁的教诲之后,醐醍灌顶,对于八股求取功名之心,顿时淡了,在他们看来,自己需靠功业来求取功名,便如汉时的张骞以及陈汤一般。

    四十多个徒孙,头戴纶巾,一身儒衫,却依旧给人一种怪异之感,因为他们除了背负了书箱之外,腰间还配着剑。

    秀才是有持剑特权的,这是国朝的规矩,只是,人们早就不兴此事了,甚至,持利刃,对读书人而言,是可耻的事。

    可他们,人人一炳长剑在腰间,除此之外,腰间,还悬着一柄鹊画弓,书箱上,挂着一个箭袋子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所有的行囊。

    书、弓、剑,再加一袋干粮,几身换洗的衣物。

    在西山书院时,便有弓马的练习,也会教授一些剑术。

    他们的师傅,乃是朱厚照和王守仁,这两个人,无一不是名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们各骑了一匹马,马是好马,西山的马很出名,主要是从鞑靼人那里缴获了上万头,除了一部分卖相不好的拿去作为畜力和兜售之外,其余相貌英俊且体力好的,统统养了起来,有专门的马倌,为它们预备马料,甚至寻觅优良的马种,杂ja培育。

    在西山,伙食很好,从不愁吃穿,读书、骑射,每日如此,偶尔,也要干一些农活,操持一些家务,以至于这些徒孙们,个个虽是儒衫纶巾,却多是菱角分明,带着不同寻常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们向方继藩行了大礼,算是道别,随即纷纷上马,扬鞭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的背影,方继藩心里惆怅了。

    每一次,有徒子徒孙从自己身边离开,就宛如有人割自己的肉一般,这些……都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可是孩子总会长大的,总会奔向远大的前程,今日是交趾,明日是爪哇,后日是苏门答腊,还有木骨都束,有金山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,成亲去了,再见了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婚当日,方继藩随英国公张懋,迎了公主出宫,尔后,至公主府,因为是迎皇亲,这边方继藩接人,可亲朋好友,却只在方家摆酒款待,他们显然,是没法子见到新郎官了、

    方继藩头顶乌纱帽,身穿大红礼服,胸前戴大红包,招摇过市,而这公主府,就在宫不远,地段很好,附近就是国子监,坐拥护城河,揽一城之精华,与宫城为伴,顶级学区,前庭后院,超大门户,前后五进,青砖红瓦,集京师之精华。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这府邸,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这还不是方继藩的,是公主府,更像是詹事府一般,是一个构,虽是公主深居于此,可里头,还设置了许多女官和宦官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衙门啊,他大爷的。

    以后我方继藩来见公主殿下,还需打卡上班一般。

    算了,暂时不多想。

    当夜,红烛摇曳,握着朱秀荣的,朱秀荣的上,有些许的冰凉。
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真是不易啊。”一面说,一面掀开头盖。

    冉冉红烛之下,是朱秀荣那绝色的面容,红烛恰好掩了她面上的娇羞。

    方继藩坐定了,道:“该不该喝合欢酒了?”

    朱秀荣微微蹙眉:“我喝不得酒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不喝了。”方继藩乐了:“接下来,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秀荣咬着唇:“嬷嬷教了的,说是要同被而眠,要做……做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啥?”方继藩服了,宫里人就是讲究啊,不但要试婚,居然还提供了教学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